今天,创业两年的拼多多将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定价19美元,估值约240亿。而其CEO黄峥也被人们戏称为“杭州80后新首富”“抛弃你的同龄人。直到黄峥在此前的采访中无意提到“对自己商业教育影响最大的,是段永平”,人们才突然唤醒了关于这位60后老企业家的记忆——

  是他打造了火遍大江南北的“小霸王学习机”;是他创立了家喻户晓的“步步高”;是他在网易最底谷的时候成功投资;是他在黄峥还是nobody的时候带着他一起去和巴菲特共餐;也是他的嫡系门徒掌舵了OPPO、vivo,统领了中国手机的半壁江山。

  不吹,不黑,60后段永平走了一条异于其他企业家的路。李书福、许家印、孙宏斌等“同龄人”至今奋斗在第一线,段永平却早已隐居幕后,通过将自己前半生所领悟到的商业真谛毫无保留地传递给年轻人的方式影响着现有商业格局。

  除了彭博商业周刊去年的那次以“神秘富豪”为题的专访,段永平鲜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但他的商业智慧正被他的门徒传颂:“在我的天使投资人里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段永平,他不停在教育我首先要做正确的事,然后再把事情做正确。”

  1977年,中央决定正式恢复高考,全国上下一片沸腾。那一年的高考是在冬天,历时近1个月。据统计,当时报名要求参加高考的中国青年多达1000余万人,最后共有570余万人参加考试,而最终录取的人数只有27.297万人。

  段永平就是这27万分之一。而这27万胜者中还包括了日后成功投资腾讯、百度的IDG熊晓鸽、万通地产董事冯仑以及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

  1978年他进入了浙江大学无线电工程学系,成为了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段永平被分配到国营的北京电子管厂工作。

  北京电子管厂旧照片,开场总投资一亿元,员工数近万,是60年代亚洲最大的电子管厂,北京798艺术区就是在该厂旧址改建(图片来自网络)

  没过多久,他就放弃了这个铁饭碗。当时半导体集成电路正在迅速取代电子管,段永平敏锐地意识到了行业的变化,最后选择继续进修。

  他考入人民大学计量经济学系深造,1988年毕业,取得了经济学硕士的学位。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不折不扣的高学历人才,绝对的“少数派”。

  走出校门后,有着经济学眼光的段永平,看到了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机遇。随着孔雀东南飞的热潮,他也南下来到了广东省中山市,凭借高学历出任怡华集团下属企业日华电子厂厂长一职,这就是日后声名鹊起的“小霸王”前身。

  然而在段永平接手这个厂的时候,它只是一个年亏损200万元的烂摊子。1983年,任天堂推出了被称为“红白机”的FC,推出了魂斗罗、超级玛丽等现象级游戏。80年代末,一些红白机开始流入国内,但由于价格高昂许多人都买不起。

  段永平当时看中了红白机这个游戏市场,决定彻底转型,专攻电子游戏机。于是他立刻带领工厂开始仿制红白机,做出来的产品性能几乎一样,但价格只有任天堂的FC的四分之一。1993年,他又创新性地加入键盘,这也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小霸王学习机。

  为了打响知名度,段永平在广告上下了很大功夫。他邀请到了当时的功夫巨星成龙为小霸王背书,一句“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的广告词让小霸王学习机、复读机火遍大江南北,成为很多城市家庭的标配。

  据说,当年小霸王的火热程度,导致大年三十工人加班赶产品,还是供不应求。“全国各地来拉货的车队能拍一公里,等个几天都没有货是常事儿。”

  而段永平善于分配利益、让跟着他走的人都有财发的气质在这一时期已经显露:当年段永平给工人们的年底分红都是用报纸包现金,光报纸就用了十几摞。

  小霸王的成功,奠定了段永平基本的商业逻辑:后发制人,专注产品,着重营销,线下销售。在以后的创业中,他复制了并发扬了这套打法,实践证明,他是成功的。

  到1995年,小霸王已经从一个年亏岁200万的小不点儿,变成了一个“大霸王”。然而,缔造了这段神话的段永平,却并没有同步实现自己的财富自由。

  段永平在小霸王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并非利益共同体。凌驾于企业之上的怡华集团多次否决了段永平的股份制改革请求。一气之下,段永平在小霸王最辉煌的时刻提交了辞呈。

  辞职后的段永平,几乎带走了小霸王所有的中层干部,跑到与中山一江之隔的东莞长安镇,成立了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跟着他出来创业的六个人里就有后来OPPO的创始人陈明永、vivo的创始人沈炜和步步高现在的CEO金志江。

  当时小霸王找到几位准备离开的中层干部,问他们为什么不留下来继续发展,一位部长说:“船长不在船上了,水手们不知道船会开到哪里去,所以要求下船。”

  失去段永平后的小霸王则迅速陷入深渊。不仅被段永平抽空了中层,到1997年,小霸王的24位经销商又集体投奔步步高。仅仅两年多,小霸王便黯然失色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段永平的步步高几乎完全复制了他在小霸王时期的商业打法:后发制人、专注产品,着重营销,渠道销售,而且同样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在九十年,央视新闻联播后的五秒广告时间,就像美国的“超级碗”比赛间广告,被看作是众多广告主的黄金梦想。如果能拍下这个时段的广告,任何企业都会立刻在全国打响知名度 ,创造自己的财富神话,同时也会被冠以“标王”的称号而载入史册。

  1996年,初出茅庐的步步高就以8012.3456万元的竞标价格打响了知名度。虽然没有最终成为标王,但是这展现了段永平在广告市场上的野心。

  1998年,当段永平回到竞标现场立志当标王时,却遇到了另一个强劲的同行对手——胡志标的爱多。

  爱多是当时国内销量最大的VCD生产品牌,年销售额16亿元,也是步步高的直接竞争对手。据爱多财务总管林莹回忆,在竞标最后,就是胡志标和段永平两个人在较劲。最终胡志标的爱多以2.1亿元的疯狂天价获得标王,这显然超出了爱多自身的承受能力。

  当时的胡志标并没有清晰的商业规划,竞标颇有冲动的因素,最终他也为自己的不成熟付出了代价。不久后,爱多因资金链断裂无以为继,胡志标也因涉嫌商业欺诈被警方拘捕。

  在随后的1999年和2000年,步步高都成为了央视的标王。段永平邀请李连杰演唱的步步高主题曲随着广告,让步步高品牌变得家喻户晓——“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步步高。”

  步步高,除了产品营销打法上有鲜明的“段氏章法”,企业管理上也是按照段永平一贯的“有利益一起分享”的风格。

  在创立步步高时,段永平吸取了小霸王的股份制教训,提出员工股权制的设想,把自己的股份稀释给所有员工和代理商,让大家一起持股,把公司利益和员工利益强绑定在一起。在这种设定下,段永平后来只占步步高17%左右的股份。

  九十年代末的中国南方,民营资本空前繁荣。改革春风吹满地,到处都是新奇迹。草莽英雄,很多白手起家的企业家都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实现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

  不过很多企业来的快,去得也快,他们因为第一批吃螃蟹而极速成名,又因为不懂商业规则、贸然激进而轰然陨落。

  段永平在第一批民营企业家里算得上市一股清流。拿了两届央视标王后,段永平就淡出了广告营销的市场,因为“名气已经够大了”。他专注做产品,也不想把企业做得特别大,也不天天算着上市,为人低调谨慎,维持着一种特有的老成持重式的精明。

  在外界眼里,这是一个典型的实用主义商人,他信奉唯物主义,没有宗教信仰,有时候会带点不可知的神秘主义。“天肯定是存在的,究竟是哪个是上帝,就不晓得了。所以,我什么都不信。”

  段永平常常说自己“胸无大志”,没想过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在2016年他写给浙大毕业生的讲话中,他解释了自己的哲学:“大”是好大喜功的大,所谓胸无大志,是说要脚踏实地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段永平成功后的百无聊赖,或是一种前辈对后辈的勉励减压。段永平后来总结自己的成功哲学只有两个字——“本分”。不过不管外界怎么看,段永平自己对这套哲学是相当确信,并在 他的四位门徒身上刻下了深深的烙印——拼多多黄峥说自己是段永平的第四个徒弟,另外三个徒弟,都是段永平在步步高培养起来的:OPPO的陈明永、vivo的沈炜,以及步步高教育的金志江。

  陈明永和沈炜都是段永平在“小霸王”时期就就跟随他创业的早期员工。他们现在分别是OPPO和vivo的掌门人,这两家手机的出货量如果加起来,会超越华为、小米,成为如今中国最大的手机生产商。而它们的前身,都是步步高系拆分出来的独立公司,是段永平的嫡系部队。

  1999年初,随着步步高业务的不多拓展,段永平出手对公司进行了改制,将三大业务按照人随事走、股权独立、互无从属的原则,成立为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是黄一禾(黄一禾如今退休,由金志江接班)的步步高教育电子、陈明永的步步高视听电子以及沈炜的步步高通讯科技。三家公司分别侧重点读机、学习机;VCD、DVD;以及无绳电话、步步高手机等业务。

  段永平在三家各持有10%左右的股份,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他们还共用了步步高的名头和步步高原来80%左右的生意渠道。

  段永平回忆起步步高的成功,曾说自己很佩服娃哈哈,自己到新疆的小县城去,这里没有可口可乐却有娃哈哈的非常可乐。段永平把娃哈哈的“产销联合体”的模式,复制到了步步高,和全国的渠道商建立了稳定的资本合作。

  段永平在步步高教育电子公司20周年庆典上讲线年,索尼、飞利浦等公司的DVD专利费事件大大震动了中国DVD行业,新科等品牌瞬间烟消云散。这让陈明永开始逐渐将核心业务转移到通讯设备上来,他买断了OPPO的品牌使用权限,并成立了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即OPPO手机。

  沈炜的vivo则是步步高手机业务的后续品牌。为了品牌的国际化发展,沈炜逐渐用vivo取代了步步高的品牌标识。

  “绿卡是2000年我太太帮我在美国申请的,我以前以为拿到这个东西需要很多很多年,没想到半年就批下来了。其实我也没有很好的准备。但怎么办呢?批下来了又不能不来,因为在和太太结婚前我就答应过你要嫁我我就去美国,否则人家也不嫁我。不可能让太太在美国,我在中国,那还要这个家干什么?”

  “那个时候我就想,我将来要在这里生活的话,我来这里干什么?我也不能整天在家里呆着。”他想到了投资。但是一开始他很迷惘,不知道那些操盘手成天在忙什么。

  他看了一些讲投资的书,里面讲K线图分析,讲涨跌概率,讲如何测市,看不懂。这时他看到一本巴菲特谈投资的书,里面说,“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于在买这家公司,买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投资你看得懂的、被市场低估的公司”,他懂了。

  2006年,段永平成为了第一位与股神共进晚餐的华人。这条消息在中国网民圈炸开了锅,一时间流言四起。有人说段永平是要去找巴菲特取经,有人说事作秀,也有人说他赚了中国的钱装阔气去硬充美国上层社会。

  段永平自己认为:“我不是把跟巴菲特吃饭这事儿当生意,就是想给他老人家捧个场,告诉世人他的东西确实有价值。不像有些人想的讨个秘方、锦囊妙计,哪天拿出来一看,就能发大财。“

  2000年网易在美国上市,然而上市即破发,遇到了互联网泡沫破裂的萧条期,股价暴跌,从上市时的15.5一路下跌,最低跌至0.48,跌幅达97%,其市值也从上市时的4.7亿美金跌至不足2000万美金。焦头烂额的丁磊每天都在思索着怎么才能卖掉公司,结果无人敢买。

  2004年当他准备毕业时,面临着艰难选择:他可以进入微软或者谷歌。黄峥有些发愁,就请教了段永平。段指点他选择了当时未上市的谷歌,而非如日中天的微软。段对他说:“Google看起来是一家挺牛的公司,值得去看看。对你想要未来创业也是有好处的。去的话至少呆三年,因为一两年是没法真正进入重要的岗位真正了解这个公司的。”黄铮在谷歌的三年,因为跟随谷歌上市而拥有了百万美元身家。

  2007年,黄峥决定回国创业,段永平把步步高的一块电商业务给了黄峥,黄峥成立欧酷网,由步步高控股。一开始,欧酷只出售步步高电子教育产品还有OPPO蓝光播放机。欧酷最早的域名联系人上,留的电话就是OPPO 的总机。2010年,黄峥卖掉了欧酷,创立了乐其,帮助淘宝或者京东公司开拓市场服务;之后他又创建了一家游戏公司,在微信平台上提供角色扮演游戏。几家公司都还算成功,黄峥也实现了“财务自由”。

  除了网易、拼多多,段永平还有两笔著名的投资——苹果,茅台。段永平是巴菲特的忠实信徒。他相信价值投资理念,从不投机,不投自己不懂得领域,对有把握的企业会重仓出击,长线亿美元左右,段永平和OPPO、VIVO员工重仓抄底苹果。段永平在2014年买茅台时,有网友问他什么价格买入合适,他说,现阶段以130、160还是200买,从长远来看都没差别,茅台现在市值才1000多亿,以茅台的质量文化和生意模式,迟早会挣到300亿。四年过去,茅台2018年的利润估计会达到300亿,而市值已超过9000亿。

  于此同时,段永平还是中国累计向大学捐赠最多的校友,他曾经向自己的母校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共捐赠4.47亿元。对于自己的慈善行为,段永平从没有表现出“中国首善”式的表演艺术家气质,相反,他很接地气,“我觉得做慈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就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要说什么伟大的贡献、榜样,纯属胡扯,我从来没想过要给谁做榜样。”

  《亚洲周刊》曾经评价说:回顾段永平十多年的企业生涯,够得上跌宕起伏。无论媒体、公众,大家都喜欢冲着他精彩的故事去。然而,业界对段永平的评价是两个字,“保守”。

  其实段永平并不是传统的保守,他是一个极其理智的实用主义者。他把自己的界限划分得无比清晰。圈内是他的自由之地,他熟悉、了解,豪情壮志、倾注一切,就像他在步步高的广告上豪掷千金,在网易、苹果和茅台的股票市场重仓买入;但是在圈外,则丝毫不乱碰,他陌生、迟疑,对新事物保持谨慎,对野蛮生长保持悲观。

  段永平曾经喜欢围棋。《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徐琳玲曾写道:阿段最欣赏的是“石佛”李昌镐,不可思议的少年老成和务实,找不到没有激情的位置,唯一追求就是效用的最大化,用最稳妥、最平安、最简便地把局势导向胜利。这跟阿段的风格很像,下的是最平淡、最寻常、最没有奇思妙想的着法——“本手”,沉、稳、准,步步为营,以静待动,绝不轻易冒险,永远留有余地。

  棋盘后,人在静坐;棋盘前,棋子却在烈火中厮杀。在这方寸之间,人生的欲望、谋略、成败、得失全都被圈定好了,段永平从来不允许自己到胜负手才分输赢,他想要自己每一子都落得踏实,走的从容,收官之时,胜负也就清晰了。

  黄峥现在还会时不时回忆起2006年那天,段永平和巴菲特在餐桌上的聊天。巴菲特让他意识到了简单和常识的力量,段永平则教他本分和平常心。澳门威尼斯人赌城gt线上娱乐希尔顿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