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尔松表示,我们空气中含有许多细菌,大部分是无害的,仅有一小部分才能致病,且耐药性基因要感染人体,使人体抗药又得满足许多条件:首先,它必须存在于某种活的细菌中,不过,大多数细菌在空气中会因食物不足而死亡。其次,这种细菌要有致病性,不过它们也很难免掉人体免疫系统的一劫。第三,这些细菌要在数量上形成规模,即人体要暴露在足够多的细菌中才会生病。加之目前拉尔松团队的研究尚处于初级阶段,不能确定空气内耐药性基因就能感染人体,所以,说人吸入带有耐药性基因甚至病菌的空气就会产生抗药性纯属无稽之谈。

  恐怕连乔奇姆·拉尔松也没想到,他们的一篇常规论文会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近日,拉尔松对媒体表示,相关报道并不准确,他从未说过“雾霾致人体抗药”。

  今年11月,包括拉尔松在内的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4位学者在《Microbiome(微生物)》上发表了《人、动物与环境耐药基因组的结构与多样性(Thestructureanddiversityofhuman,animalandenvironmentalresistomes)》。文中,拉尔松的团队表示,他们从北京一次雾霾天的14份空气样本中检测出大量抗生素耐药性基因。

  一石激起千层浪,11月23日,原载于中国生物技术网的一篇文章《呼吸的痛!北京等地雾霾中发现耐药菌》引爆了朋友圈,文中写道:“城市空气污染比我们想象中的更致命,因为它携带了耐药性细菌,普通抗生素对此无能为力。科学家警告称,城市烟雾扩散或许正在使病毒变成无法治愈的遗传物质,而在此阶段,尚不清楚这会对污染严重的城市造成多大的伤害。”虽然该文中也说明目前尚不清楚耐药性物质会给人们带来什么危害,但其夸张的言辞以及对耐药性基因与耐药性细菌的混淆还是令网友不寒而栗:“我们还能呼吸吗?”“北京还能生存吗?”“随着空气污染加重,是不是以后就无药可救了?”

  针对这些恐慌,有媒体记者求证了该论文的作者、瑞典哥德堡大学教授拉尔松,请他亲自介绍自己的研究成果,并一一作出回应。

  拉尔松教授强调,首先要分清楚的两个概念就是耐药性基因与耐药性细菌。他表示,耐药性基因不等同于耐药性细菌,细菌只是携带基因的载体之一,更何况,细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也没直接关系。他说:“有些媒体称吸入带有耐药性基因的空气可能会被耐药性细菌感染,这绝对不是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人们口耳相传之后的误解。”

  拉尔松表示,我们空气中含有许多细菌,大部分是无害的,仅有一小部分才能致病,且耐药性基因要感染人体,使人体抗药又得满足许多条件:首先,它必须存在于某种活的细菌中,不过,大多数细菌在空气中会因食物不足而死亡。其次,这种细菌要有致病性,不过它们也很难免掉人体免疫系统的一劫。第三,这些细菌要在数量上形成规模,即人体要暴露在足够多的细菌中才会生病。加之目前拉尔松团队的研究尚处于初级阶段,不能确定空气内耐药性基因就能感染人体,所以,说人吸入带有耐药性基因甚至病菌的空气就会产生抗药性纯属无稽之谈。

  拉尔松同时表示:“由于我们所研究的北京的空气样本均取自雾霾,样本量较小,且不说我们尚不能判定耐药菌含量与雾霾之间的关系,我们甚至不能说雾霾当中的耐药菌含量就比无雾霾空气中更多,因此也不能判定北京就含有比其他城市更多的耐药菌……更何况,加之目前我们的研究只能表明北京雾霾的空气里存在抗药基因,我们这份研究成果并不能说明携带这些抗药基因的细菌同时能够致病。”

  他表示,媒体在报道学术类新闻时,应该本着学术的态度,更要用严谨的态度与责任心避免无谓的误读甚至恐慌。888真人娱乐场奔驰宝马线上娱乐网址吉祥线上娱乐bet365备用网址器